盐焗汽水

主坑KLK/fate/狱都/blood/杀鸡/DMMD/ACCA13区
还有好多其他的!欢迎给我安利!
我永远喜欢缠流子!
同好大欢迎!⭐️⭐️⭐️⭐️
头像和资料卡是胡子画的!我爱她!!
雷点是d5⚠️
lof不经常更新(因为是咸鱼)

【一世之尊同人】【孟桑】恋莲

《一世之尊》同人


《恋莲》by冥颜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豆大的雨滴毫不留情地打在窗外竹子的竹叶上。竹林中清晰可见一座占地面积巨大但十分破旧的古庙,它与这竹林一起,接受雨水的洗礼。走近点看,似乎还能看见从里面透出来的一缕缕无精打采的烛光。在这大雨滂沱、太阳初升的早晨,本来是给人一种温馨之感,却配上这及其古旧的外形,反而显得有些阴森。


  孟奇此时便盘坐在这古庙之内,静静地打坐。心头往事迭起,令人久久无法平静。


  而那个像莲花一样美好的女子,已经死了二十年。他已经心如死灰。


  前十年,他青衣古佛,整整端坐了十年之久。只守着当初那池洁白却妖娆的莲花,守着他们“花开见我”的约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用去想尘世中令人烦恼悲伤的一切,木鱼声充斥了整个世界。


  这样,便是他十年的全部。


  十年的沉淀和积累。当他十年后终于走出了那座深山里的古庙,当他终于自证传说,当他机关算尽,费尽心思,拿到她留下的混沌青莲子,本以为这是她给自己复活留下的后手,却没曾想,当他拿到手的那一刻就化为了飞灰。她终究是没有出现。


  后十年他一边寻找她复活的线索,一边打理真实界的一切。待渡过末劫,再做突破,已是造化境界。上古大能们凋零殆尽,只剩本派玉虚几位大能,依靠本派底蕴勉强苟延残喘。即便如此,他们的实力也大大下降,远不如自己。


  真实界的高手也死伤大半。魔师、人皇、绝剑仙子等人,基本死的死,残的残。


  这世界已经唯我独尊,可是没有你,这一切根本就没有意义。换句更明白的话来说,孟奇很大一部分活下去的动力是因为顾小桑。如若自己死了,她就更不可能复活了,所以自己必须更加努力的活下去,连带她的那一份一起。


  当初自己亲手杀了金皇,为的就是能用她之死换你在大能们棋盘上的解脱,不至于成为金皇真身归来的牺牲品。我虽摆脱了魔佛,斩杀了金皇,助青帝成功登临彼岸,可是,你又在哪儿?


  孟奇回想起金皇魂魄泯灭前,她依稀说过:“孟奇,顾小桑不可能回来了。当年如果我知晓她会是这样的选择,我也许不会逼她和你生死一战,小桑也就不会死了。但是,她已经死了。我只能奉劝你,大能是没有喜怒哀乐的,你这样执着,不可能会证得彼岸。造化便是你最大的极限。”


  造化又如何?彼岸又如何?如果能换得小桑归来,就是让我变成一个普通人,再不复以前的威风霸道,我也愿意!


  孟奇暗叹一声,心情格外复杂。自己终究没能守住这一切。如果再来一遍,他宁愿放下自己当时不可一世的抱负,和她一起去死。或是自己替她牺牲。


  如果能早点坦诚自己的心意,是不是一切就会不同?自己称她妖女是因为自己觉得她实在有些病态精分,但仔细想想,小桑眉眼间的情绪可有半分作假?


  半晌,雨停了。孟奇沉默地将绝刀往腰间一别,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他这次出来游历,也是为了小桑的复活之事。


  这几年来,他不断的在做这种事。在仙迹的碧游宫、轮回世界和真实界来回穿梭,不断搜刮着关于可能复活死去之人的所有线索。


  顾小桑留给自己的那一条线索已经被自己亲手掐断,只能依靠别物来实现。自身的阴阳印已经尝试过,根本行不通。自己也去地府查过,但鬼差却告诉他根本没有这个人的记录,要么是顾小桑的魂魄已经彻底消散,要么是连地府都找不到她的魂魄。


  难道小桑真的伴随着那颗混沌青莲子彻底化为了飞灰?孟奇摇了摇头,没再多想。这么多年,他的心已经有些麻木了……也只有关乎小桑的事,他的心才会波动起来。


  刚踏出古庙不久,他便迅速走进旁边一条临近的小路,路边是一大簇灌木丛。生长得异常茂密,叶子仿佛绿的出尘。但这么多叶子堆叠在一起,却又十分顺眼,令人心情平和起来。


  孟奇没做耽搁,他昨日得到元央传递来的消息,说南荒的永生谷发生了异变,诡异的很,但说不得可以实现他的心愿。孟奇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探究机会,今日一早便动身来到了南荒。踏入造化以后,他几乎可以小程度的穿越时空,几息之间便从江东的茶馆里来到了南荒边缘。


  不过他境界还未彻底稳固,毕竟末劫才过去不到一年,他晋升造化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饶是他初成外景之时强横渡过四劫,也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进行巩固。这种事情可不是天赋说了算,如果你境界的根基不稳,那么你也别想再踏入更高的境界,你能不能保持这个境界还难说!


  孟奇脚下生风,很快便来到了永生谷的入口。元央正在永生谷前等待孟奇。她看见孟奇一身白衫,便对他招了招手。


  孟奇来到她身前,打量了一下永生谷,只见里面不断透出黑白两色的光芒,偶尔听见里面传来几声不知名的吼叫,其他便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了。用神识探查,也只是一些抽象的概念——死亡与生机,完全没有具体的影像,好像一个盲人。与当初他第一次进入生死原点时的感受一模一样。


  孟奇随口问道:“永生谷发生了什么?”


  元央心有余悸地道:“异象是从昨天开始的,我一发现就立马通知了你。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赶到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变成这样了。我试图进去,但是没踏进去两步就感觉到生机迅速消失,我的寿元整整被吞噬了几百年!我不敢再耽搁,立马退了出来。”


  孟奇微微颔首,随手掏了一颗东极养寿丹给元央,这东西可是能增添寿元的好丹药,不仅炼丹的材料极其珍贵,也只有法身以上的高人才能炼制出来!可谓是有价无市,真实界中怕也只有孟奇能随手就掏出一颗了。


  孟奇若有所思地道:“吞噬生机……嗯……”半晌,他又说道:“等一下我进去探探,你在外面等我。如果有什么异动,你不要大意,马上离开。”元央急道:“公子,这里面危险异常,怕是不能独自进去。”


  孟奇笑道:“你莫非害怕我栽了不成?我如今已是造化,就算遇到危险也当能全身而退!”元央红了脸,道:“这个我是知道的……”孟奇又道:“你我实力差异太大,我带你进去怕是不便,你且在外面等着。”


  元央脸色一暗,低头道:“是,元央明白。”孟奇“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语,闭上眼睛再次感受了一下永生谷里的一切,却与之前毫无半分不同,他这才放心,遁光一闪,便已经踏入了永生谷。


  “我不过是一介小小的法身,又怎么敢和公子相提并论呢……”元央看着黑白流转的永生谷,想起二十年前孟奇带领自己等人在轮回世界的回忆,眼神便说不出的黯淡。她用力地摇了摇头,专注的凝视着永生谷……


  且不说元央这边,孟奇一踏入永生谷,便感觉到了无尽的死意往自己周身涌来,孟奇眉头一皱,同时发现自己的寿元不断被吸扯着从自己的命运星线中脱离。孟奇没有动静,任由永生谷吸取自己的寿元。


  短短几息,便吞噬掉了自己几千年的寿元!要知道,造化的平均寿命也不过几万年,彼岸的平均寿命则长的多。但短短的时间里便失去如此多的寿元,就算是彼岸大能也不由得心惊胆战!


  好在孟奇也不是什么孤陋寡闻之人,他已经接触过好几次这种情况。按照孟奇的记忆,如果永生谷是真实界新诞生的生死原点,那么前方则是生机的海洋!


  迟钝了几秒之后,孟奇不敢怠慢,迅速往前穿梭,同时“诸果之因”迅速运转,提防可能出现的危险。纵使他身为造化,在这生死原点的“死”地之中,也有一种深陷沼泽,行动缓慢之感。


  突然,孟奇身体一轻,周身抽象的概念不再是“死亡”“毁灭”之意,而是大量的“生机”“温暖”“光明”之感……果不其然,孟奇已经来到“生”地了!


  孟奇感受着之前失去的生机和寿元源源不断地挤来,随即被自己吸收、转化成为自己的能量。他略微一沉吟,掏出了诸天生死轮,然后把一股真气抽送了进去。


  宝轮立刻亮起光芒,黑白两色的概念不断在孟奇的神识中闪现,如果孟奇用肉眼去看的话,说不定他会惊讶的发现宝轮此时的外形很像地球上的太极!


  诸天生死轮是造化级别的宝物,在孟奇传说之时便已经炼制成功,此时更是使用的得心应手。孟奇用诸天生死轮不会被任何事物磨灭的特性,让它将自己与生死原点隔离开来。这样,纵使自己处在生死原点之内,也不会受到它的影响,可以放心探索。


  但是诸天生死轮的功效有限,说不得只有半个时辰。所以孟奇必须抓紧时间。他打算找到生死原点两地之间的平衡点,然后将此种平和的阴阳能量化为自己阴阳印的特性之一,这样便等于初步掌握了“生死”“阴阳”。


  根据自己得到的消息,当年自己离开永生谷不久,小桑就偷偷进来探索过,她不可能没有在这里留下自己复活的后手!而且由于生死原点的特殊性,这里 根本就不可能被彼岸级的人物感知到,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她当年很有可能就知道永生谷的秘密!所以提前进来留下了后手!


  孟奇心里燃起一丝希望,不断的穿梭在“生”与“死”之间,寻找着两界的平衡点,而诸天生死轮则散发着光芒,跟在孟奇身后转悠,为他抵消生死原点带来的影响。


  过了许久,孟奇早已在两界之间穿梭了几百次,却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值得研究的地方,也没有发现两界的平衡点!在他反复的感知中,只有两块鲜明的地界——“生”与“死”。


  一开始踏入的地方是吞噬寿元的“死”,但是经由“死”之后,竟平白无故地就进入了补充寿元的“生”!这怎么可能!孟奇愕然了。


  要知道,两种完全相反、而且极其强大的能量,怎么可能平铺直叙地平放在一起?肯定有某个界限将“死”中的吞噬能量剥去,然后剩下的生机能量不断地补充到“生”里面去,不然的话,两种能量不断地相互抵消,是不可能形成生死原点的!


  就在此时,诸天生死轮突然“嗡嗡”地响了起来,孟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次的探索只能先告一段落了!诸天生死轮虽然厉害,但也不是连生死原点这种大道之果都可以完全无视的宝物!能有半个时辰的时效,只能说孟奇当初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孟奇也没有觉得遗憾,反正永生谷就摆在这儿,总不可能跑了吧?休息会儿,整理下思绪再来,也许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


  他收起了宝轮,趁宝轮余力未消之时,一举冲出了生死原点!


  “公子!”元央惊喜的声音把孟奇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孟奇笑了一下,不等他说话,元央又问道:“可有什么收获?”孟奇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生死原点和我以前接触到的不一样。我没法找到它的平衡点在哪,回去整理一下头绪,下午再试!”


  元央点点头,一点也没有怀疑的样子,说道:“那先去我们部族里吃中午饭吧?休息一下也好!”说完,期待地看着孟奇。


  孟奇有些失笑,这么多年了,元央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他如今已经是造化,都可以不用吃饭了……不过人家的一番好意,他也不好意思拒绝,便点头道:“好啊。”元央高呼一声,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在前为孟奇带路。孟奇也微微一笑,随即跟上。


  ……


  吃完元央他们部落的“特色午餐”后,孟奇随即来到了为他安排的客房。他在床上盘腿坐下,闭上眼睛沉思着。


  生死原点不可能没有平衡点,但是自己偏偏又找不到这个平衡点!这种感觉让孟奇觉得有些无力。


  生死原点找不到平衡点的原因只可能有三个:第一,是平衡点不在生死原点内;第二,是平衡点被生死原点内的某种事物所掩饰,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察觉;第三,这***本不是生死原点,所以不可能有平衡点!


  孟奇第一个排除了第三点的可能性。因为,之前已经说过,两种相生相克的能量形成的生死原点,不可能没有平衡点!这是彼岸人物都不得不承认的公理。有一些事物,它们的准确性是无疑的。因为这就是天地之间的规则,根本没有办法去质疑的!


  打个比方,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人长这个样子,而不是长猫狗那个样子?可能有人会回答是进化不同的结果。那么,既然人的祖先是森林古猿,为什么猫的祖先不可以是森林古猿?


  孟奇也懂得这其中的道理,所以他压根就没怀疑生死原点有没有平衡点这一事实!既然如此,第三条肯定是不成立的了……


  如果平衡点不在生死原点内呢?这也是不可能的!孟奇下意识的否定了这一点,如果平衡点不在生死原点内,那它怎么发挥效用?这个生死原点也就不复存在了吧?


  沉思了许久,孟奇绞尽了脑汁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头绪,反倒觉得自己的思维越来越乱了。孟奇长叹一声,心中不由想道:“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复活小桑?”他意识一动,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枚绿色的混沌青莲子。


  青莲子已经隐隐发黑,整个呈现出一种黯淡的墨绿色。


  这是小桑唯一留下的东西了。


  孟奇闭上双眼,顾小桑二十年前巧笑嫣然的神情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小桑……小桑……孟奇眼光变得复杂,似乎是有些痴了。半晌,他又叹息一声,理了理白色的长衫,走出客房,静悄悄地站在门外,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烟雨里的南荒。


  南荒名为南荒,则注定它不会是像江东一样景致宜人之地,江东的景色,令人看了很舒服,心旷神怡。它却没有江东的精致,但平添了一分豪壮而动人心魄的美,甚至连雨都带着几分狠辣往下砸的!


  孟奇就这样静静地负手而立,整个人静的好像融入了景色之中,他一身长衫,容貌与二十年前倒是没有变化,但是却比二十年前的他少了一份锐气,多了一分沧桑。


  当年他还是一个俊俏傲气的刀客,她也还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妖女。世事沧桑,谁又能准确地料到未来之事?


  “那个,公子……”元央其实早就来到了客房前,看着静静伫立的孟奇。他站在那儿,气息内敛,就好像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元央却记得明白,他是元皇,又怎么会是普通人?她看了半晌,心竟然也变得平静了。


  但是她知道必须出发了。


  孟奇眼神一恍惚,便恢复了清明,他转过身,平静道:“走吧。”元央愣了一下,点点头。孟奇和元央与部族里的长老打过招呼以后,便直接前往永生谷。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就这么一直沉默着到达了目的地。


  “公子,我在这里等你。”元央忽然挑起了话头,说道。孟奇也不多说,干脆利落地点头道:“好。这次还是一样,如若我半个时辰没出来,你便……”他话还未说完,元央便坚定地道:“我相信你。”


  孟奇失笑,有些宠溺地揉了揉元央的头。二十年了,她还没成家,又对他如此依恋,孟奇就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他能负了顾小桑吗?答案肯定是不能。所以,他也只能把元央当成妹妹来看待。


  他转身往前走去,元央突然在他身后大喊道:“其实……元央都明白!但是……元央放不下……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公子,我也知道公子来到永生谷是为的什么……元央也不求什么,只求公子,还记得能有元央这个人……”说到最后,元央已然哽咽了,话都有些说不清了。


  孟奇稍微顿了顿,本想说些什么,但又毫不犹豫地立刻遁入了永生谷中……


  元央目光定了定,看着与今天上午没有半分区别的永生谷,双手不由自主地捏紧,“就算你不在乎元央也好,还是讨厌我也罢,只要能站在背后,默默地看着你……元央就满足了……”


  另一边,孟奇刚刚踏入永生谷,便发现迎面而来的不是漫无边际的死意,而是热情澎湃的生机!


  怎么回事?生死原点颠倒了?孟奇愕然地感受着身体里涌入的能量,面色诡异的开启了诸天生死轮。宝轮立刻大放光芒,自动护主!


  见诸天生死轮生效,孟奇也不再耽搁,他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几个瞬息后,孟奇脚步一滞,冰冷、黑暗、疯狂等等狂暴的能量蜂拥而来,争先恐后地往孟奇身边挤来,却无奈地被诸天生死轮隔离在外。


  这么快又到了“死”?“生”的部分减少了?孟奇眉头紧皱,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事诡异,还得多加小心……孟奇又往前踏了几步,又是生机盎然的抽象概念伴随着能量扑来……


  经过一番小心翼翼地探索,孟奇猛然发现,自己走到了生死原点的尽头,再往前便是“道”。一个不好,就会跟当初的真武大帝一样被同化。他都临近彼岸也落得如此下场,孟奇更是断断不敢再往前了。不过好在,至此,孟奇也算明白了生死原点发生了什么——“生”和“死”被分成了许多小块!


  如果是这样,那么平衡点也可能被分成了许多小块?


  到底是什么……让生死原点发生这种骇人的变化?纵使孟奇见多识广,得到许多大能的记忆,也没碰到过这等怪事!一个人的名字,在孟奇心中越放越大……


  顾小桑!


  孟奇按捺住心中的欣喜,这说不得就是小桑留下的后手啊!


  默默地感受了一下诸天生死轮目前剩余的能量,泥丸里冲出一片片元始庆云,混沌之气将孟奇全身和神识都包裹了起来,孟奇深吸一口气,眼中黑白琉璃灯迅速流转,“诸果之因”的星线飞速转动,一条条泛着蓝光的细线,往前延伸了过去……


  孟奇封闭了五官的感知,完全依靠自己的神识来行动。在神识中,一条条星线璀璨夺目,孟奇便是沿着它们的轨迹往前行进。


  其中一条星线竟然笔直地往生死原点的地底穿去!孟奇没有迟疑,流光一闪,瞬间往那儿穿去!


  周围的空间一阵撕裂,迸出常人难以抵抗的压力,猛地将孟奇送到一个混沌世界……


  这儿没有光亮,也没有丝毫的能量,周围一片虚无,中间孤零零地漂浮着一小粒模样胜似混沌青莲子的事物。


  孟奇顿了一会儿,随即把诸天生死轮给收了起来,这儿没有能量,待久了以后还可以再出去。不过,他却是把待在外面的元央给忘了……


  他先观察了一下这片空间,发现这儿可谓是“一穷二白”。整片空间干净的好似没有人来过。孟奇目光一扫,便看见了那枚种子。他探手将它取下,却只看见一只空壳。


  “嗯?”孟奇又皱了皱眉头。


  突然,他乾坤袋内的混沌青莲子像是被引动了似的,疯狂地从乾坤袋里冲了出来!然后,这两枚种子就好像礼尚往来一下,你点一下头,我点一下头……孟奇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这两枚种子互相做出一些他难以理解的动作。


  似乎是寒暄够了,孟奇的那枚混沌青莲子猛地钻入了那空壳内,孟奇老脸一红,似乎是想到了他和小桑在三生石殿……


  没有任何征兆,青莲子结为一体后,便散发着暗绿的光芒,上下浮动。孟奇只觉得今天自己遇到的奇怪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试探着抽送了一股真气进去,青莲子竟然很快就把那股真气吸收干净,体积胀大了一点,孟奇便不再犹豫,体内真气源源不断地输送了进去!


  当初自己和小桑以“花开见我”为约定,混沌青莲子便是信物!


  只见结合了的混沌青莲子的光芒越来越盛,以至于孟奇都无法用肉眼直视它。孟奇尝试着用神识去看,也是一样的结果!


  只好听天由命了……孟奇心里默默地道。他猛地加大了输送真气的速度。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混沌青莲子竟然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声音。孟奇鼻尖轻动,竟然嗅到了一阵花香!


  顾不得许多,孟奇连忙睁开了眼睛,却发现混沌青莲子竟然已经蜕变成洁白的混沌莲!


  混沌莲之中孕育出点点白绿色灵光,汇聚在一处……


  孟奇也不管它,兀自盘腿坐下,打坐了起来。


  ……


  不知过了多久,孟奇伸了个懒腰,只觉得这次打坐进步异常,竟然已经稳固了境界。


  他刚欲起身,耳边忽然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相公,别来无恙。”


  <全文END>

 

【感谢阅读,这是16年4月的文。一世之尊是我最喜欢的一本玄幻小说。前年那段时间疯狂迷恋孟桑这对cp……

 

评论(7)
热度(11)

© 盐焗汽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