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武芳乃あ

主坑KLK/Megalo Box/小英雄/fate/ACCA13区监察课/狱都/blood/杀鸡/DMMD
还有好多其他的!欢迎给我安利!
我永远喜欢缠流子!
近期勇狗and轰出狂热中!
看一点点原耽
同好大欢迎!⭐️⭐️⭐️⭐️
头像和资料卡是胡子画的!我爱她!!
雷点是d5⚠️
lof不经常更新(因为是咸鱼)

【沙耶之歌同人】复健坑慎入

原作就很重口了,所以同人文,我尽量写的很清了,但是可能不可避免的有一点点!奇怪!对!接受不了!就不要看!我写来开心的!点进来!再关掉!不费多少时间的!

这个文很大程度上对原作有剧透了……如果想玩原作的强烈建议不要看本文了,直接去下一个上手就ok。(冷门安利挣扎)

这个坑只是拿来练习描绘人物感情以及复健……

大概是个短文集之类的。

其实这也就是用我的角度和语言去描绘这个故事,下次会尽力想新的剧情~

我丑话说完了!

 

 1


  这世界的真实,到底是怎样的呢?


  郁纪不由得深深地思考这个问题。

  在正常人的眼中,这个世界本该是鲜活、美好的,纵使有再多的不如意,也总是有大部分人,活在温暖的阳光下,绽放出笑颜。但是他是个悲惨的彻头彻尾的人。被交通事故夺去了双亲,连带自己也受了重伤,从死神的指头缝里勉强溜出来。

  郁纪万万没有想到,他从另一个噩梦中脱出,立马坠入了更加深重的地狱。

  瑶时常安慰郁纪,没关系,郁纪,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一切都已经好起来了。

  好起来了吗?根本没有!郁纪几乎要发狂了。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资格来安慰我!可是是谁隐瞒了实情,害怕被当成怪物的呢?不也正是这个懦弱的自己吗?

  郁纪痛苦万分。

  每当他早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早晨稀疏的阳光和医院刷的苍白的墙壁,而是血淋淋、附有肉块的墙,简单的陈设也全是不规则的肉块形状,就连在他面前说话的瑶,昔日可爱温婉的外表都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喷吐着臭气的非人类生物。

  最开始,郁纪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要昏过去了。

  旁人所讲的话,虽然他只能听到一阵阵刺耳的嗡鸣,但却奇迹般地能够理解其中的意思。

  郁纪是幸运的,这是在瑶和他的朋友们看来。而郁纪又是不幸的,郁纪自己对这个观点深以为然,他宁愿在那场车祸中死去,也不愿意独自留下来承担这样非人的苦痛。

  我……不正常。郁纪清楚的明白。那我为什么不能去死呢?郁纪产生了疑惑。

  我不正常?还是他们不正常?

  瑶之前是喜欢自己的吧。郁纪想着,低垂下脑袋。他对于瑶,也许是有几分怜惜的。如果他的世界现在还是正常的,也许劫后余生的他会毫不犹豫的接受瑶的这份心意。瑶是个好女孩,我不能伤害她。于是郁纪控制了自己的表情,勉力扯出微笑。日复一日,像一个带上假面却只能欺骗自己的傻瓜。

  在他的世界扭曲之后,就没有人能再走进他的心灵。

  郁纪受到了朋友们的关心,他时常精神恍惚地看着窗外,大多时候只是闭眼休息。朋友们只当他还沉浸在悲痛中没有走出。总会忍不住安慰他几句。每当这个时候,郁纪内心就暴躁不已。

  滚啦!我一点都不好!不需要你们来多嘴!郁纪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又自责,他们是为我好,我为什么不敢向他们吐露实情呢?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呢?恶心?当我在开玩笑?接受?

  ……

  最终,郁纪只能闭上眼睛,装作睡着。

  好吧,我迟早要疯掉。郁纪对自己说。

  直到他遇见了沙耶。

  这是这个血淋淋的世界中,上天带给他的唯一的救赎。

  少女神色带着几分俏皮,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惊醒的郁纪。

  “啊啊,居然没有被吓到,真不好玩呢!”

  郁纪看着这时尚且不知道名字的少女,几乎想流下眼泪。这个遍地肮脏,满处鲜血的地方,他的面前站着的这个女孩子,像是一张纯洁的白纸,明亮地似乎要散发出光芒。

  “那个……我可以跟你握个手吗?”郁纪珍惜着面前美好的少女,生怕这唯一的光芒会突然消失不见,他的世界将彻底黑暗。

  “诶?跟我握手?你不会觉得我恶心?不觉得害怕吗?”少女的声音脆脆的,说起话来,像是有一盏风铃在郁纪心中飘荡。

  “不会的!完全没有!你……超可爱的。”郁纪越说越小声,似乎也惊讶自己的激动了。

  “哦!难得得到夸奖了呢!”少女伸出手来,跟郁纪十指相扣。

  “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没问题!我就在这个医院附近活动哦,有时间我会来看你的。”少女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新奇,随后转身走了。

   光芒消失了,黑暗如潮水般将郁纪淹没。郁纪闭上了眼睛,心脏像是复苏了一样,跳动地更加有力。

  “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沙耶哦,我的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很好听的吧?”

  “嗯,沙耶……”

  沙耶。郁纪默念着这个字,右手抚上心脏。

 

2


  也许与沙耶的相遇,是这个残忍的世界给予我的最后的救赎。郁纪这样想着。


  这个世界……每天所见的景象,到处都是血块,到处都只有血块。曾经蔚蓝的天空如今也血红一片,身边人喷出的臭气混合着视觉刺激着郁纪的神经。听着其他人犹如耳鸣一般的声音,在宛如地狱的景象中生活。


  没错,匂坂郁纪这个人,早已经厌烦了,倒不如说天天被血腥的气味熏陶,骨子里就已经烂透了。只不过还死撑着自己那可怜的最后一点点的尊严。听着身边人“要坚强啊”这样的话。才没有寻求自我解脱的。


  这样的自己,保不准哪天会失去理智,做出危害社会的事来的吧?


  自己了断的话,大概是没有面子的吧。不过面子什么的,谁在乎啊?郁纪消极地想着。


  正是因为这个世界太肮脏了,所以我才与此格格不入的。在原来的世界里,我明明也很好的融入了社会的。还有幸结识了十分关心我的朋友。明明一切都在轨道上正常的运转着。


  现在的这一切,都太不幸了。因此,才不是我的错。我只是一个可怜的人。


  啊啊,没错……就是这样……既然如此,我就算是选择最没有面子的自/杀,其实也不要紧的吧?那群人要说就随便他们说好了!反正到时候我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永远地从噩梦中醒来了!


  永远——


  ——沙耶其实是天使吧?对吧?一定是了啦!在那一片血红中仍然纯白美好的存在,也就是天使了吧?也就只有天使了吧?


  是这个良心未泯的世界,送给我的最后一份礼物吧?


  郁纪这样欺骗着自己。然而他明白,在自己眼中无比美好的沙耶,在现实中的外貌就如同血块一般。


  “你高兴什么啊?你只要一想想,这家伙的原型,你还会有那种可悲的情感吗?”


  “就算眼前的一切,本是披着仙境外表的地狱,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陷进去。”因为,我的心可以被我的眼睛轻易欺骗啊。啊啊真是的!完全受不了了!视觉神经大改造什么的,也太离谱了。我已经觉得够了!


  不管哪方面都已经够了!就算我再怎么告诉自己,这些血块,都是正常的建筑;这些怪物,都是正常的人类;这些耳鸣一般刺耳的声响,都是优美动听的乐曲,我也无法欺骗自己的感官!


  有本事你这混蛋,就给我看着一团血块,然后发自内心的说:“真是个美丽的人啊!”就这样说吧!能做到吗?


  说出这样的话来吧!说出来的话,我就信赖你!无法做到的话,那就没有资格来责怪我了吧?


  人类啊,本来就不是什么,生来就意志力坚强的生物吧?何况我,已经不能算是正常的人类了吧……


  郁纪压抑下了内心的挣扎。他闭着眼睛在这地狱前行。


  ——在这满是血块的地狱,寻找那唯一的光明。


  “我其实很高兴能遇到郁纪的呢!因为啊,我在你们眼里就是怪物的吧?哦哦……你说之前在医院里吓人的事情?这当然也是因为觉得,别人看见我恐惧的样子很好玩,才干的。搜集线索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啊啊,不小心说漏嘴了……我才没贪玩呢!”


  “父亲死后,没有人和我一起玩呢!虽然父亲也只会教给我知识。嗯,会有点孤独的。但是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厉害的哦?郁纪可不准小瞧我!”


  “感官不对劲?诶……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哦!要是我弄明白了的话,一定帮你。可是那样……郁纪也会……害怕我的,对吧?总感觉有点纠结呢……”


  “不过如果是郁纪想要的话,我什么都会帮你的。因为是郁纪嘛。这个世界上,在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能够互相理解了。”


  “嗯,所以约定好了哦?”


  沙耶……


  那样美好纯洁的少女。


  当她依偎在自己怀里,诉说着被世人恐惧的孤独的时候——


  郁纪也终于明白了。


  天堂是不存在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在自己目光所及,手所能触的地方,从来就没有天堂。


  地狱是真实的,就在自己的身旁。天堂过于的残忍了。它那样无情地抛弃了我,因此转而披上了地狱的面皮。


  他和沙耶,不过都是这漫无边际的地狱之中,相互舔舐伤口的两个怪物。只有彼此能依靠了,只有彼此能相互理解了。


  他们两个原来是这样,抱着相同扭曲的孤独,互相在一起温暖冰冷的身体的。


  是这样啊……


  这样,又怎样呢?


  我遵循于自己的感官做事就好了吧?郁纪单纯地想。我只是想,紧紧地抓住眼前的美好,不想放手而已啊。这没错的吧?


  “那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的种子,它会在什么时候,决定自己的归宿呢。”


  “那就是啊……当那颗种子碰到就算只有唯一一个……真的爱着蒲公英的人的时候哦。”

 

  “最后呢,在这片沙漠之中,至少我能知道,还会有一个,珍爱这朵花儿的人,只要有一个人就足够了。”


  郁纪永远也无法忘记,少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狡黠的微笑。那是——这世上,只有他一人可以欣赏的,最美丽的笑容。


  他轻轻伸出手,拥抱了面前笑的让人心疼的少女。


  啊啊……就算是自我欺骗也好。我是真的有在爱着你。


  “我爱着你的哦,沙耶。”


  “……我也是。”

 

【结局篇1】


  如往常一般,醒来了。但与往常不同的是,入目的不再是血块和堆积的内脏,而是不久前自己亲手用油漆涂上的疯狂的色彩。


  油漆刷的印子还很明显。这样疯狂的笔触,突显了这个屋子主人的内心,有多么恐怖的东西。


  空气中弥漫的腐臭令郁纪有了久违的呕吐感。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推开卧室的门,更浓重的味道扑面而来。地面上到处都是可疑的暗色拖痕。


  屋子里光线十分昏暗,每处窗子前都盖着厚厚的窗帘。这样的场景,好像是某个国外的恐怖游戏里出现的一幕。


  郁纪一下子捂住嘴巴,弯下腰。在原地蹲了好一会儿,他擦去眼角的生理泪水,沙哑着嗓子呼唤:“沙耶?沙耶……你在吗?”


  屋子里空无一人,郁纪想打开窗户透透气,却突然发现窗户已经被钉死了。


  他愣了片刻。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


  啊啊……是吗。我……回到正常的生活了啊。这样自私的我,抛下沙耶一人走掉了。


  “那么…郁纪的选择呢?”


  长久的沉默。


  “我想回到原来的生活。”对不起。对不起!


  “是吗。只要是郁纪说的,什么我都会答应的。”沙耶说了一句这样轻飘飘的话。接下来郁纪什么也不知道了。再睁开眼睛,自己的大脑就已经恢复正常了。


  郁纪浑浑噩噩地听着警铃的声音越来越近。就连手被人铐上了也浑然不知。


  “喂,这里也太臭了……呕……这家伙到底杀了几个人啊!真是混蛋!”最先进来的警官强拧着眉头,显然很是不舒服。


  另一个紧随其后,看了先前那人一眼:“别废话了,不想吃苦的话就赶紧搜集证据然后出去吧!”然后也一脸嫌弃样的上了二楼。接着他震惊的声音传来:“你看这卧室……”


  给他戴上手铐的那个人立马跑上去。


  “这也太……他是吸了致幻剂吗!”


  “不知道……总之赶紧离开这吧!我都要吐了……”“我靠……这冰箱里有人的内脏!”


  “别说了!也太恶心了!这家伙!把人的内脏放在冰箱里是要干嘛啊!”


  当然是……吃啊。郁纪终于回过神来,恍惚地垂下了眼帘。这是他还没恢复之前,和沙耶一起享用的“美味”。


  沙耶……我丢下了沙耶……沙耶!他猛然睁大了眼睛,旁边留着看守他的警官吓得肩膀一抖。


  很孤单吧?一定很寂寞吧?为什么要走?是因为不想……让我看见你本来的面目吗…?


  对不起!对不起!丢下你一个人!我是真的爱你的…!沙耶……沙耶!


  被无尽的自责和悔恨吞没了的郁纪,在被带出屋子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早晨的阳光泛着和煦的橙色,照射在大地上。天空很蓝,很蓝,只有天边有几朵云。


  是阳光……?好温暖啊。这样的感觉,也很久没有体会到了。天空也是蓝色的了。许久不见的景色,再见到之时,恍如隔世。


  这一刻,郁纪终于认识到了一个确切而残忍的事实:他真的,又成了一个正常人。


  可是,他丢下了沙耶。丢下了那个人,在没有谁能理解她的沙漠里。是他,残忍地使沙耶又成了孤身一人。


  令郁纪感到吃惊的是,他心中痛苦和自责的情感,完全是来自于将沙耶独自一人抛弃的罪恶感,以及和沙耶分别的悲伤。对于他回到现实这个选择,他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吗?


  最终,郁纪被认定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并以杀害四人的罪行锒铛入狱。


  郁纪一人坐在牢房里。黑夜中的牢房,只有冰冷、黑暗……诸如此类的元素,在刺激着他的感官。好像是一生都无法除去的诅咒,无时不刻不在他心中划下血痕。以此来提醒他:你回来了!你丢下了她!


  忽然,牢房外,有悉悉索索的响声。


  郁纪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流下泪来。他努力地想停下哭泣,却只能任由泪水打湿自己胸前的衣襟。


  “沙耶……?是你吗……沙耶……”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可避免的颤抖了。


  门外没有应答。只是从门缝里,递进来一部手机。


  手机在黑暗的牢房中发着蓝光,界面停留在短信编辑的地方。


  上面只有一句话:“现在的你……一定认不出我的声音了。也许听不懂了。”


  郁纪无声地留着泪,怎么止也止不住。他努力回想着沙耶曾笑着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想要以此来铭记沙耶的声音。


  “没关系,我只想再听到你的声音,我只想再见到你。”郁纪把手机递了回去。


  还有一句郁纪犹豫着,没敢打上去,对不起,我真的很爱你。


  “我已经不是你记忆中的沙耶了。原谅我……”手机很快又递了回来。隔着一道铁门,对面的人完全没有声息。


  沙耶……没有勇气面对自己了吗?郁纪试着想象了一下,却觉得,即使是原本的沙耶,他也能笑着拥抱她了。郁纪键入了“我爱你”三个字,将手机递了回去。


  没关系的,我不会离开你的。无论你是怎样的沙耶,你都还是我的沙耶。


  门外的人,再也没有递来手机了。只是郁纪不知道为何感觉,沙耶没有走,她只是在外面无声的哭泣。


  我的爱意,传达到了吗?我不希望沙耶觉得我是个逃避问题的人……


  我想回到原本的生活。可是我早应该知道不可能了。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祝福你了……沙耶……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父亲……如果你高兴的话,就请回来,再看看我吧,再和我聊聊天吧。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啊。

 

【结局篇2】


  郁纪无法描述,也不想再次体会那种使人全身都开始痉挛的苦痛。他拦住了耕司,却没能阻拦那个该死的女医生对沙耶痛下杀手。


  沙耶白皙的皮肤已经覆上一层冰霜,霞弹枪造成的伤势正中心脏,血液不断的流出。沙耶努力地想回击,却因冷冻剂无法正常行动。


  天知道郁纪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有多么的心痛,随之而来的暴怒席卷了他,他立马推开了耕司,扬着斧头就直冲凉子而去。


  凉子惊叫着想要开枪,此时已冲到她面门的郁纪不给她反应的机会,直接一斧头挥了下去。


  一下,斧头下传来诡异的声响,手臂上也溅上了温热的液体。


  还不够,还不够!我的沙耶……我的沙耶!是你!是你伤了沙耶!


  两下,斧头入肉的诡异触感,郁纪的瞳孔里只剩下嗜杀的快感。


  三下……四下……


  一旁的耕司早已经被眼前的场景惊得大脑发麻。


  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砍了多少下。郁纪只知道一开始还会惨叫着挣扎逃跑的人类,现在已经完全没了声响。郁纪痛苦的大叫一声,拿着斧头跪在了沙耶身边。


  “沙耶……沙耶……你怎么样?”


  郁纪惊怒的表情还回荡在沙耶的眼前。她只是轻轻笑了笑,因为她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郁纪只看见她苍白的脸,无可抑制地痛哭起来。


  “别丢下我……别丢下我……”那个刚刚发狂虐杀了人的家伙,此时竟然哭的像个孩子一般。


  沙耶吃力地伸出手,握住郁纪的手:“不要哭……我很爱你……”


  郁纪绝望地睁大了眼睛。


  不要啊,明明说好了,要一起走下去的。你还说,要给我一个我想要的世界的……太残忍了……丢下我一个人……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郁纪握紧了斧头的手柄,没有一丝犹豫地往自己脖颈处挥击。


  巨痛瞬间吞没了郁纪,他握着斧头的手抖了一下,却没有迟疑地再次对自己挥动了斧头。角落里的耕司已经完全吓傻了。


  “郁纪……”沙耶睁大了眼睛。


  “我爱你啊。所以别丢下我……”郁纪说着,用仅存的力气躺下来,挪到沙耶的身边,像以前做的那样,搂住她的身体。


  “约定好了,要一直在一起啊。”


  所以我要跟着你,不准你这家伙,狠心地丢下我啊。


  此时此刻郁纪的目光,是近乎偏执的温柔。

 

 

真结局还没写,我懒

(顺便1是去年10月写的,后面都是2月才记起来填坑orz)

评论
热度(4)

© 朝武芳乃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