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汽水

主坑KLK/fate/狱都/blood/杀鸡/DMMD
还有好多其他的!欢迎给我安利!
我永远喜欢缠流子!
同好大欢迎!⭐️⭐️⭐️⭐️
头像是胡子太太画的!
雷点是d5⚠️
lof不经常更新(因为是咸鱼)

【狱都事变】【佐斩】渣渣10题

佐斩10题【其实原来是30题的不过我觉得写不完就改成10题了*被打】


  【注意:可能OOC。痴汉设定有。】


  1.命运的一厘米


  佐疫身高177cm,斩岛身高178厘米。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2.四次元斗篷


  狱都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斩岛一边擦着刀,一边看着一旁的佐疫打靶,突然开口问道:“佐疫,我有一件事很早以前就想问你了,你的枪到底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佐疫停下了射击,微微侧过身,微笑着掀了掀自己一直披着的斗篷,“是从这个斗篷里召唤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哦。”


  ……所以你是无限枪制吗(不


  3.眼睛的颜色


  “斩岛斩岛,给我看看你的眼睛。”


  “怎么了?”虽然不明白佐疫想做什么,但斩岛还是把军帽给拿了下来。


  佐疫的脸贴的很近,呼吸打在斩岛的脖子上。斩岛的喉结动了动。


  “斩岛的眼睛是青蓝色的呢,很漂亮。”佐疫稍微靠远了些,微笑着说道。


  斩岛随口说道:“是吗,谢谢。佐疫的眼睛是水蓝色的,也很漂亮呢。”


  “是啊,我们两如果有个孩子的话,眼睛应该也很漂亮吧?”


  “??”你欠揍吗。


  4.和洋折衷的秀才


  “佐疫君的钢琴弹得实在是太好了~”校舍里的怪物如是说。


  5.木舌真是个好人啊


  醉后的斩岛很安静,呼吸的声音小小的。佐疫脱下自己的斗篷,轻轻披在斩岛的身上。


  卸下平日里认真的神色,闭上眼睛睡觉的样子。


  虽然看不到青蓝色的美丽的眼睛觉得有点可惜,但是这样也不错。


  佐疫轻手轻脚地坐在斩岛的旁边,终于还是没忍住,将人拥进自己的怀里。


  偶尔让木舌找斩岛喝酒……似乎是个不错的做法。


  6.每天的问候


  斩岛结束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难得伸了个懒腰。


  “嗯?斩岛你已经回来了吗?看上去很累的样子呢。”佐疫从外面走进来,看见斩岛微微愣了一下。


  “嗯。今天的工作有点多。”斩岛答道。


  “辛苦了。欢迎回来。”佐疫像平常一样微笑着说道,顺便走过来弯下腰给了斩岛一个拥抱。


  “嗯,我回来了。”


  7.水杯


  斩岛从外面走进来,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刚想拿起水杯喝口水,却发现自己上次刚买的水杯已经不翼而飞了。


  真是的……最近丢东西也丢的太频繁了,这都几次了?毛巾、皮带、牙刷、水杯……上次自己制服的扣子居然莫名其妙的少了一颗。几乎什么东西都丢过了。斩岛有点头疼。他侧头问邻桌的平腹,“平腹,你看见我的水杯了吗?”


  平腹正趴在桌子上不知道摆弄着什么,听到斩岛的话,他抬起头来想了想,然后咧开嘴说:“水杯?什么水杯?”


  “就是我上次带回来的橙色的那个……”


  “哦哦!哦哦哦!”平腹突然兴奋了起来,“你说那个啊!上次我睡醒起来看见佐……”


  “砰!”一旁的佐疫突然站起来对着平腹的脑袋开了一枪。


  “喂!佐疫你突然干嘛啊?这要过很久才能恢复的啊!”平腹痛叫了一声,埋怨起佐疫来。


  佐疫推开椅子,拿起自己的淡蓝色水杯,放在斩岛的桌子上,“斩岛,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先用这个吧。”


  “佐疫真是个奇怪的人啊…明明是自己把水杯拿……”平腹的话还没说完,佐疫就疾步走到他旁边,拿枪抵着他的嘴巴,笑着说:“谷裂最近都不来找我练习了,我的扳机好像有点不太好使了呢。”


  “……”平腹终于识趣的闭嘴了。


  斩岛在一旁默默喝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8.锻炼


  谷裂最近总是找斩岛打架。有的时候还拉斩岛一起去锻炼肌肉。


  谷裂经常是看见斩岛坐在椅子上喝水,然后就冲过来大声道:“你好歹也是我的竞争对手,给我打起精神来啊!”再把斩岛拖去锻炼。


  结果每次回来,斩岛身上都不可避免的有些擦伤。不过斩岛本人其实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要打架,留下点伤是在所难免的。谁让谷裂是个拿着狼牙棒作为武器的男人呢。如果换身校服,简直就是典型的不良少年。


  而对于佐疫来说,这实在是个甜蜜的烦恼。每次锻炼完,都是由佐疫强拉着斩岛去上药的。


  每次他都要求斩岛把上身的衣服脱光趴在床上。


  一开始斩岛是拒绝的:“不用了佐疫……谢谢你的担心,但是这点小事不要紧。”脱光衣服感觉很奇怪啊……果然还是不了吧。斩岛内心想着。


  “不行哦,受了伤要好好处理才行。”佐疫只是提着医药箱,微笑着。


  斩岛沉默了,佐疫就一直盯着他看。


  “真没办法……”斩岛叹了口气。


  ……


  今天的佐疫依旧是拉着斩岛上药,斩岛已经习惯了,很快就脱下制服,露出下面紧致的肌肉来。


  佐疫看着上面有些地方淤青的伤痕,说:“谷裂还真是不留情呢……”


  斩岛接口道:“是啊,今天被那家伙的狼牙棒抡了好几下呢。麻烦你了。”佐疫眼神暗了暗,笑着说:“啊,没关系的。”


  因为,我一点也不觉得麻烦。


  佐疫用食指沾了点(木舌推荐的)瘀伤药膏,缓慢地在淤青上涂抹着。手下的肌肤触感细腻,淤青被白色的药膏遮掩下来看上去像是一些暧昧的痕迹。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想让这个人身上留下自己的记号和气味。


  稍微有点,忍不住了。


  今天的佐疫也是幸福而烦恼呢。


  9.表情


  斩岛是个很认真,也很可靠的人。平常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无论发生什么事,好像永远都是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


  佐疫在校舍看见斩岛受伤时眉头皱起抿着嘴的样子,就会不由自主地在那张禁欲的脸上脑补上两团红晕。


  是那样痛苦又隐约带着点欢愉的神色。


  啊啊。


  10.与平常不一样的地方


  “佐疫、佐疫、佐疫!”


  光是在梦里想象着斩岛用与平常不一样的声调和表情在自己身下呼唤自己的名字,佐疫就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如果是那个人,我只会一心想着让他严肃的表情有令人期待的变化。本来穿戴整齐的制服被撩在一边,皱着眉头咬着嘴唇,接受着陌生的刺激的身体,不想让自己的变化让他人看见的、这样的斩岛。啊啊……


  “那个啊,斩岛。你今天没什么事吧?我教你一点你不知道的东西怎么样?”


  斩岛眨了眨眼表示疑惑,不过想到佐疫可是狱卒中的第一才子,他还是点头接受了。


  “嗯,那我们首先从接吻开始吧?”佐疫微笑着问。

评论(10)
热度(60)

© 盐焗汽水 | Powered by LOFTER